图片展示

中国钢铁行业亟须深度“蝶变”

发表时间:2019-01-21 13:53:41

作 者:东豫耐火材料

来源:郑州东豫耐火材料有限公司

关注:206


 发布铁矿石价格指数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能否掌控国际话语权,能否破解中国钢铁行业面临的瓶颈,从根本上改变我国铁矿石市场受制于国际巨头的局面,还需要时间检验。
  铁矿石价格居高不下,已经使中国钢铁行业陷入微利的困境。我们需要一个自己的铁矿石价格指数的指导。10月14日,河北省秦皇岛一家钢铁厂的负责人刘峰说。 在刘峰看来,国际铁矿石价格的疯涨使他们感到无计可施因此他们希望中国有一个官方的铁矿石价格指数来助自己一臂之力。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中国五矿化工进出口商会、中国冶金矿山企业协会联合宣布正式推出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
  据悉,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CIOPI)由国产铁矿石价格指数和进口铁矿石价格指数两个分项指数组成,均以1994年4月份价格为基数(100点)。其中,国产铁矿石价格指数数据为全国主要产区的铁精矿市场成交含税价格;进口铁矿石价格指数以进口量最大的粉矿价格为基础计算。
被媒体解读为谋求话语权的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的推出,能否掌控国际话语权,进而获得市场和钢企的认可呢?能否破解中国钢铁行业面临的瓶颈,从根本上改变我国铁矿石市场受制于国际巨头的局面呢?
  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对于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CIOPI)的推出,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长朱继民表示,发布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科学、合理地反映铁矿石市场价格变化情况,将有利于促进资源企业有效竞争,引导钢铁行业健康发展。
  而在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周望军看来,建立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有利于引导国内外铁矿石预期价格的形成,有利于打破国际铁矿石巨头垄断市场的格局。但事实可能并不乐观。目前,在全球铁矿石市场中居主导地位的是普氏能源资讯公司编制的指数,淡水河谷、力拓、必和必拓这三大矿商均指定该指数作为结算工具。中国国内钢铁业人士普遍认为,普氏指数估价过高,利于卖方而损于买方。因此,国内已经有多家机构发布了铁矿石价格指数,如我的钢铁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中国铁矿石现货价格指数。 对于推出的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CIOPI),分析师曾节胜认为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中国在铁矿石定价方面发出自己的声音是有意义的,但是,单纯一个指数恐怕难以改变中国钢铁行业的困境。曾节胜说。 在曾节胜看来,在国际金融资本炒作海运和大宗商品价格背景下,中国钢铁企业对国际矿业垄断过度依赖而缺乏上游产业链战略调控能力。 其中的原因,一是中国为主导的需求高涨推动了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供应的增长尚没有跟上需求的增长。同时,也与欧美控制了金融市场,美元又是主导货币,著名投资机构和高素质金融人才又汇集在那里密不可分。曾节胜说。在曾节胜看来,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的推出只是应对困局的措施之一,中国钢企要彻底摆脱被动局面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绝非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就能完成。钢企的烦恼中国钢铁业的整体利润率已跌至3%以下,是中国制造业内盈利能力最差的行业。宝钢集团董事长徐乐江曾表示,当前中国钢铁总量过剩的突出矛盾还在持续。朱继民也曾公开表示,今年前8个月,我国累计进口铁矿石4.48亿吨,同比增加4271万吨,增长10.6%;进口铁矿石平均到岸价格164.36美元/吨,同比上升44.8美元/吨,升幅达37.5%。因进口铁矿石价格上涨多支出外汇200.5亿美元,约增加钢铁行业成本近1300亿元人民币。对于国内大大小小的钢铁企业来说,铁矿石战争的失利,使得他们的利润急剧下降,他们目前也在试图多了解些铁矿石价格指数的含义。但是,尽管对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的推出既充满了期待,同时,他们也认为,指数究竟会对铁矿石市场造成怎样的影响,还需要时间检验。保留意见吧。目前对指数的运行了解有限,仍需要进一步的考察。刘峰说。河北另一家钢厂的负责人也表示,中钢协推出铁矿石指数后,其他已经运行和实施的指数怎么办?各个指数的样本采集和测算标准都存在差异,如果不能得到统一,很难在国内钢企中形成指数推广的合力。该负责人说。 刘峰表示,作为实力较小的钢铁企业,每生产一吨钢材需要1.7吨左右的铁矿石,进口铁矿石成本接近50%。铁矿石成本的上涨,对钢厂的压力更大,造成企业利润急剧下降。在刘峰看来,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规定了铁矿石价格走势,能够规范铁矿石的价格,稳定铁矿石的走向,对降低成本有好处。但是,目前中国官方指数并未得到国外贸易商的肯定,所以现在仍然主要得参照普氏指数。刘峰说。 期待钢铁行业深度蝶变正如周望军所说发布铁矿石价格指数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这一指数能否获得三大矿山的认可才是问题的关键。事实上,即使三大矿山采纳了这一指数也并不意味着中国就掌握了铁矿石定价的话语权。因此,中国钢铁行业还需要一次深度的蝶变估计未来数年国内钢铁行业的日子都不太好过。曾节胜说。在曾节胜看来,铁矿石定价权始终在三大矿山手里,钢铁企业的利润基本上被它们挤占了,而国内钢铁企业集中度太低,又都在不断扩大产能。大企业由于体制上的原因不会减产,小企业也在增长。曾节胜表示,这就造成赔本赚吆喝的买卖可能要在钢铁行业上演。曾节胜表示,相对三大矿山和国际投行来说,中国的钢铁企业在金融交易市场显得相当稚嫩。对国际金融产品的不了解、国际投行设计的衍生品中的陷阱信息的不对称、研究能力的相对滞后等都是使得国内企业成为国际资金待宰杀的羔羊。相比于传统的年度定价机制,中国钢企在未来将变得更加被动。因此,曾节胜建议我国政府加大对本土指数的推广和支持,力争使其成为全球进口矿石指数定价的基准。退一步讲,中国自有的指数即便不能成为独立的定价基准,也至少应该成为定价基准指数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可与普氏指数加权合成综合指数),以公平合理地反映中国的诉求和保证中国企业的利益。而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所研究员刘卫民看来,我国钢材市场的基本矛盾仍然是供过于求的问题,在供过于求的大背景下,钢铁生产企业同质化竞争的现象比较普遍,对于一些高端钢材产品仍然没有实现突破,而且在管理创新方面,仍然有许多改进空间。因此,刘卫民认为,目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要控制钢铁产能扩张,科学规划产能目标,从根本上解决钢材总体供过于求的矛盾。刘卫民建议,要合理配置国内外铁矿石资源,对于国内铁矿石资源我们要有序开发,逐步提高国内铁矿石资源效率,并鼓励大型钢铁企业走出去,逐步提高权益矿的比重,积极应对铁矿石定价机制的新形势,发挥中国铁矿石市场的价格发现功能。

郑州东豫耐火材料有限公司版权所有豫ICP备14025956号-1技术支持:河南君浩网络